至于彩绘门户之内的绣花帐

2019-11-06 04:15

姚鼐《古文辞类纂》:驱动苍凉之气,惊心动魄之辞,皆赋家之绝境也。

于光华《重订文选集评》卷二引方伯海评语:前本城未芜时,何等雄丽,后本城既芜时,何等荒凉。总见兴废由人,不独吴王图谋非望,自速其亡,即城亦不能保及五百年以后也。但城所以就芜,天为之乎?人为之乎?即此可为千秋之国者鉴戒。笔笔正锋,无一字躲闪题外,是为掷地有声。

接着文章进一步叙述了昔日吴王刘濞时的广陵没落豪奢生活。若夫藻扃黼帐,歌堂舞阁之基,璇渊碧树,弋林钓渚之馆,吴蔡齐秦之声,鱼龙雀马之玩,皆熏歇尽灭,光沉响绝。那些美丽的雕花门窗,那些精美的罗帏绣帐,那些气势恢弘的歌台舞阁,那些汉白玉池边成荫的绿树,那些射鸟钓鱼的馆所,还有那些来自吴国蔡国齐国秦国的美妙的音乐与歌声,以及那些高超奇妙的戏法杂技,都早已化为灰烬没了香气,绝了音信没了光彩。东都妙姬,南国佳人,蕙心纨质,玉貌绛唇,莫不埋魂幽石,委骨穷尘,岂忆同辇之偷乐,离宫之苦辛哉!洛阳的妙龄美姬,南国选来的才女佳人,她们芳香如兰的香气,柔美如纨肢体,她们洁白的玉貌,她们红润的嘴唇,早已不复存在。尽管她们天生丽质,但终归难免掩埋魂魄于幽石下,埋葬骨肉于尘埃中,难道早已一抔黄土掩风流的她们还会记起与吴王同坐一车的宠幸与快乐,或者会想起打入冷宫的痛苦与悲哀吗?

泽葵依井,荒葛罥途。井是人赖以生存的源泉,有井必有人,途是人走出来的路。井上长满了苔藓,分不出井来,路上葛蔓横爬竖绕寻不出路来,由此可见此地早已是荒无人烟了。坛罗虺蜮,阶斗麕鼯。堂前不但成堆的毒蛇爬来爬去,而且还有成群的短狐窜来窜去,台阶上聚合的獐子与结伙的鼯鼠噬咬打斗。真是一个荒芜的可怕的世界。木魅山鬼,野鼠城狐,风嗥雨啸,昏现晨趋。这里又是妖魔鬼怪的乐园,狐狸老鼠成精的摇篮,这些怪物或作法刮起阴风呼来恶雨,或发出怪异的狼嚎鬼叫声。它们夜里现身,凌晨隐去。这是一个令人胆战心惊的恐怖世界。饥鹰砺吻,寒鸱吓雏。伏暴藏虎,乳血餐肤。饥饿的老鹰不停地刿嘴磨牙,阴冷的鹞子正凶恶地对着发颤的小鸟。埋伏的猛兽正在喝血吞毛,隐藏的老虎正在撕皮吃肉,这是一个充满血腥残暴的世界。崩榛塞路,峥嵘古馗。白杨早落,塞草前衰。多年的榛子壳新陈累积成堆成山地堵塞了道路,古道深邃莫测阴森可怖。在榛莽的阴影笼罩下,冉冉的杨树提前败落,青青的小草在颓毁坍塌的城墙上提前枯萎。这是一个荒凉悲哀的世界。棱棱霜气,蔌蔌风威。孤蓬自振,惊沙坐飞。严寒冰冷的阵阵霜气像刀子一样地袭来把万物扼杀,劲疾凌厉的狂风把无数的蓬草突然卷起在空中旋转,地上无故的沙石在风中猛然飞起在空中撞击呼啸。灌木杳而无际,丛草纷其相依。这样恶劣的环境是无边无际,没有尽头的。通池既已夷,峻隅又已颓。在荒毁中作者寻觅昔日深邃的城池,却发现早已被黄沙填平,在荒毁中作者突然发现昔日高峻的城墙的一点遗角,但却在视线中很快地骤然坍塌。作者在迷茫中抬起头直视千里外,唯见起黄埃。作者一直望眼欲穿的寻觅往昔的影子,可即使是望尽天涯路,直到千里外,映入眼帘的只是茫茫的尘埃,滚滚飞扬的黄土。在这由蛮野、荒芜。鬼怪、可怖、血腥、阴森混杂组合的世界中作者凝思永固的城阙化为土;寂听黄风漫卷沙尘哭:纵然他心伤已摧,可叹千里黄埃无人诉!

李调元《赋话》卷八:鲍照《芜城赋》,感衣裳于楚赋,咏忧思于陈诗,属对最工。

芜城指的是广陵城,是魏晋南北朝时期长江北岸重要都市和军事重镇。春秋末,吴在此凿邗沟,以通江淮,争霸中原。秦置县,西汉设广陵国,东汉改为广陵郡,以广陵县为治所,故址在今江苏扬州市,是西汉诸王国的治所,又是南北朝时的交通枢纽,地势重要,市容繁华。西汉时期吴王刘濞得益于当地丰富的盐和铜资源,积累了很强的经济势力,把广陵城修建得十分坚固、也十分富丽堂皇。在积累经济实力的同时,刘濞的王国也发展了很强的军事势力,并恃强而骄,曾发动对抗朝廷的叛乱。但是,此次叛乱很快被汉景帝镇压下去。平叛当中,对广陵城破坏很大,从那以后,广陵城便衰落了。东汉时期以后,此地又发生了几次战争,广陵城进一步衰败。宋文帝元嘉二十七年(450),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举戈南侵,广陵被焚。宋孝武帝大明三年(459)竟陵王刘诞据广陵叛变,孝武帝派兵讨平,并下令屠杀城中全部男丁,仅留五尺以下小童。十年之间,广陵两遭兵祸,繁富闹市变成一座荒城。大明三、四年间,刘诞乱平不久,鲍照来到广陵,创痕犹新,血迹尚在,他登广陵城楼,目睹眼前残败破乱、荒芜不堪的凄凉景象,俯仰苍茫,感慨万千,写下了《芜城赋》。[1]

作者借写景以抒怀,把诸多带有深厚内蕴的意象编制组合成宏观的两大巨幅对比图。在图中挥毫泼墨铺陈了昔日繁华的广陵与战后荒凉的广陵,抒发了自己对于人性野蛮残忍的隐痛与愤慨,展现了作者在冷酷世界中追寻美好的孤独心灵。

许梿《六朝文絜》卷一:从盛时极力说入,总为芜字张本,如此方有势有力。

作者立足于时空的高度,从自己对人生的体验出发,在五百年历史长河的潮起潮落中,描绘了一幅广陵兴盛图,一幅广陵衰败图,在两幅图画的兴衰对比中,解构了生命的个体对世界的无奈,即变幻是永恒的,美好的必然终极是毁灭。

延君寿《老生常谈》:其英俊之气, 精悍之笔,与夫种种抑郁之思,最能发人哀感,长人才思。

鲍照(414466),字明远,东海(今江苏涟水县北)人。出身贫寒,曾为秣陵令、中书舍人等职。后为临海王刘子顼前军参军,掌书记之任,故世称鲍参军。因刘子顼兵败,鲍照为乱兵所杀。他生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的南朝社会,才秀人微,一生坎坷不平,所作多反映寒士对当时门阀制度的不满,表现徭役、战乱和人民生活的痛苦,抒写寒士不遇的郁愤之情和驰骋疆场、建功立业的壮志。题材上长于乐府和七言歌行,风格俊逸,文字劲健,是总四家(张协、张华、谢混、颜延之)而擅美,跨两代(晋、宋)而孤出(《诗品》语)的优秀诗人,在当时与谢灵运、颜延之并称元嘉三大家,辞赋骈文亦著称于时。有《鲍参军集》。

至于彩绘门户之内的绣花帐,陈设豪华的歌舞楼台之地;玉池碧树,处于射弋山林、钓鱼水湾的馆阁;吴、蔡、齐、秦各地的音乐之声,各种技艺耍玩;全都香消烬灭,光逝声绝。东都洛阳的美姬、吴楚南方的佳人,芳心丽质,玉貌朱唇,没有一个不是魂归于泉石之下,委身于尘埃之中。哪里还会回忆当日同辇得宠的欢乐,或独居离宫失宠的痛苦?

莓苔环井边而生,蔓蔓野葛长满道路。堂中毒蛇、短狐遍布,阶前野獐、鼯鼠相斗。木石精灵、山中鬼怪,野鼠城狐,在风雨之中呼啸,出没于晨昏之际。饥饿的野鹰在磨砺尖嘴,寒冷的鹞子正怒吓着小鸟。伏着的野兽、潜藏的猛虎,饮血食肉。崩折的榛莽塞满道路,多阴森可怕的古道。白杨树叶早已凋落,离离荒草提前枯败。劲锐严寒的霜气,疾厉逞威的寒风,弧蓬忽自扬起,沙石因风惊飞。灌木林莽幽远而无边无际,草木杂处缠绕相依。护城河已经填平,高峻的角楼也已崩塌。极目千里之外,唯见黄尘飞扬。聚神凝听而寂无所有,令人心中悲伤之极。

天运真难说,世上抱恨者何其多!取下瑶琴,谱一首曲,作一支芜城之歌。歌词说:广陵的边风急啊飒飒城上寒,田间的小路灭啊荒墓尽摧残,千秋啊万代,人们同归于死啊还有什么可言!

林纡《古文辞类纂选评》卷十:文不敢斥言世祖之夷戮无辜,亦不言竟陵之肇乱,入手言广陵形胜及其繁盛,后乃写其凋蔽衰飒之形,俯仰苍茫,满目悲凉之状,溢于纸上,真足以惊心动魄矣。[3]

作者描绘广陵的第一幅图画是刘濞时期的巨丽繁华图。作者以历史为依据,以气势磅礴的雄壮笔墨勾画了全盛的广陵。开头先叙广陵地势的平坦与广阔。沵迤平原,南驰苍梧涨海,北走紫塞雁门。气势开阔,这开头就先声夺人的让人感觉到作者用笔之豪放了。南驰北走这两个动词,使人的感觉,作者好像是屹立在时空的高端,大笔点化一头鲜活的宇宙巨兽,那巨兽正在摇头摆尾,一伸一曲中展示雄风。柂以漕渠,轴以昆岗。昆岗是这头巨兽坚不可摧的脊梁,漕渠是这头巨兽永不止息而汹涌流淌的新鲜血脉。这不是一座城,而是一个鲜活的朝气蓬勃的强大生命。在这头巨兽流动的美中,读者不但看到作者对广陵优越的地理环境的赞美,更看到了作者对广陵强大富有的夸张,在它的铁骨铮铮的身上充满了颠覆不破的无限的生命张力。重关复江之隅,四会五达之庄。这是一个被巍峩重山拥抱,滚滚江河环绕的城市,这是一个地势险峻,易守难攻的城市。也是一座四通八达的繁华都市。车挂轊,人驾肩,廛閈扑地,歌吹沸天。这是一座人烟稠密街道纵横热闹非凡的城市,车辆众多,时不时地相撞牵挂,人山人海,熙熙攘攘,驾肩而行。房宇栉比盖满地面,歌声、笑声、喧闹声,如沸腾的波涛,直冲云天,作者以夸张的笔墨写出了广陵安居乐业歌舞升平的昌盛。孳货盐田,产利铜山。当年刘濞曾经在这里利用海水煮盐,利用铜矿铸钱。所以这里财力雄富,士马精妍。即国家富强,兵强马壮。在建设规模上也侈秦法,佚周令。这里的侈字,表示的不只是大于秦法,而是能够轻松地装得下秦的规模。这里的佚字,表示不只是仅仅的超过,而是远远地超过周朝的规模。划崇墉,刳浚洫。这里以划与刳,与崇墉浚洫相对,进一步说明国力的强大。把高大的山搬来做雄壮的城墙,好像是用刀子把高山割开搬来安在城外一样,挖深沟城壕,好像是用刀子劈开一个瓜一样。举世罕见的大工程,说的如此轻而易举,可见国力之强了。图修世以休命。为了永久美好的国运,所以刘濞不惜巨资,建设国防工程。是以板筑雉堞之殷,井干烽橹之勤。格高五岳,袤广三坟,崪若断岸,矗似长云。这是对广陵雄壮险峻的防御工程极致的夸张描写,其规模上下超过五岳,宽广覆盖了九州的三分之一。其险峻似巍峨的高山,而陡峭又像河岸的断壁,远远地望去,又像是矗入天空的长云。制磁石以御冲,糊赪壤以飞文。御冲指抵御重兵或者寇贼袭击的门,相传秦代阿房宫就是以磁石做门的。磁石就是吸铁石,能防止怀刃进入城门的人。可见城门不但雄壮坚固,而且防御功能极强,一般人未经允许,佩带武器是进不了城门的。与坚固城门相映成辉的是流光溢彩的涂有赤色花纹的城墙。刘濞在这里建立了奇伟壮观的城池,高大坚固的城墙,固若金汤的城阙,规模宏大的瞭望楼,频仍繁多的烽火台,希望万祀而一君。即希望刘姓的江山,万世相传,永远不败。但是世事难料仅仅地出入三代,五百余载,竟瓜剖而豆分。即只经过了汉、魏、晋三代,时隔不过五百年,竟然就瓜剖豆分的被彻底破坏了!那么毁坏成什么样子了,作者浓墨重彩的为广陵绘制了第二幅图画,即战后广陵破败不堪,荒凉凄惨令人毛骨悚然的衰飒图。

边风急兮城上寒,井径灭兮丘陇残。千龄兮万代,共尽兮何言!千头万绪,千言万语,千愁万恨化成一首人生无常歌:边风急吹城上寒,田径路灭坟墓残,千年啊万代,终归灭亡还能有何言!歌已尽而情未尽,辞已终而恨不平。全文至天道如何,吞恨者多。才点出主题,而这首歌又把主题推向了高潮,道尽了诗人伤逝怜人的缠绵深情,全文也因此升华为对人世界最终结局的普遍广泛的哀叹,表达了作者终极的悲观主义和伤逝情怀。至此已顿悟,此赋的主题思想不止于感发思古的幽情,也不止于感叹盛衰的陵替,诗人通过一个城市的变化,抒发了对人类终极结局的深深哀叹惋惜。尽管人的天性中有追求美的特质,可谁也无法挽留世界美好事物的消失,就像人们一生下来就为生存而努力,但最终的结局还是死亡,谁也无法逃脱,仅有的差别只是时间的迟早。[1] [4]

这里作者从楼堂宫馆,声色歌舞,妙姬佳人的烟消云散。说明毁灭是美的必然归宿,不管是美物还是佳人,不管是权力还是财富,人世界一切的一切,都逃不出死亡和消逝的结局。往事悠悠如朝露,盛衰只有一理,盛极必衰不会永存。天道如何?吞恨者多。这就是天的规律,太多的遗憾就是世界与个人不可逆转的命运。抽琴命操,为芜城之歌。歌曰:

地势辽阔平坦的广陵郡,南通苍梧、南海,北趋长城雁门关。前有漕河萦迴,下有昆岗横贯。周围江河城关重叠,地处四通八达之要冲。当年吴王刘濞在此建都的全盛之时,街市车轴互相撞击,行人摩肩,里坊密布,歌唱吹奏之声喧腾沸天。吴王靠开发盐田繁殖财货,开采铜山获利致富。使广陵人力雄厚,兵马装备精良。所以能超过秦代的法度,逾越周代的规定。筑高墙,挖深沟,图谋国运长久和美好的天命。所以大规模地修筑城墙,辛勤地营建备有烽火的望楼。使广陵城高与五嶽相齐,宽广与三坟连接。城墙若断岸一般高峻,似长云一般耸立。用磁铁制成城门以防歹徒冲入,城墙上糊红泥以焕发光彩。看城池修筑得如此牢固,总以为会万年而永属一姓,哪知只经历三代,五百多年,竟然就如瓜之剖、豆之分一般崩裂毁坏了。

链接